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章:嫌疑人

    炎热的夏日午后,城市像巨大的蒸笼闷的让人喘不上来气。

    破败小巷的尽头有一棵郁郁葱葱的梧桐,人们总喜欢在那里乘凉。

    几个打扑克牌的老人正玩的兴起,突然一个老头看向梧桐方向,纳闷的说了句:“怎么感觉这附近一股子臭味?”

    “估计旁边通下水管道呢!老李,该你出了。”

    老李也没多想,继续打起牌来。打着打着旁边的老太太似乎也闻到了味道,掩着鼻子不耐烦的嘟囔:“真是缺德,这么热的破天,通什么下水道嘛!”

    这时候附近乘凉的人接二连三的闻到了味道,都有些烦躁。

    “要不我去问问物业,这还让不让人待了?”

    一个中年人掏出手机跟物业反映,几分钟后物业反馈说并没有下水道维修的通知和记录。

    所有人就开始好奇,这股难闻的腐烂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

    “是尸体的味道哦!今年的梧桐长得异常茂盛呢!”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生站在梧桐树前说道,脸上还挂着奇怪的笑容。

    “女娃子,这话可别乱说,开玩笑也要有限度。”

    一些老人对于少女的言论颇有微词,少女也不生气,甚至有些意味深长的说:“说不定就在树下面哦!毕竟这个味道很浓郁嘛!”

    少女说完,刚才还坐在树边的众人都纷纷离开了树下,但多数人还是认为这个年不更事的女孩在恶作剧。

    “不信的话报警挖出来看看就好了,趁早哦!要不再过几天估计就来不及了。”

    说完少女就转身离开了,留了众人一个青春活力的背影。

    少女走后,人群中还是有人报了警,等警方的人到达现场后,梧桐树就被围上了警戒线。

    一个巨大的编织袋被警方从树下挖了出来,瞬间难闻的恶臭弥漫在了空气中。

    关漓皱眉看着编织袋里的块状物体,烦躁的咬了咬后槽牙。

    “关队,据附近的居民说,是个小姑娘说树下有尸体,他们才报警的。”

    右杰拿着手里的记录本,如实对关漓说道。

    “那人呢?”

    “报警的人说,她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

    关漓摆了摆手让右杰继续去做调查,看着巨大的太阳,他更加的烦躁了。

    现查勘查结束后,关漓带队离开了百丰小区,离开之前,关漓调取了梧桐树附近的监控录像。

    回到队里,关漓将自己关进了办公室,一遍一遍的看着监控录像。

    埋尸杀人的凶手并没有看到,但是今天居民说的女孩,他倒是看得清楚。

    “怎么是她?”

    关漓嘟囔着,从一旁的档案柜里拿出一份档案。

    陈旧的牛皮纸有些微微泛黄,显然已经尘封已久了。

    档案标注的时间是五年前,一对夫妻在开车时离奇死亡,只留下一个上初中的女儿。

    看着档案里女孩的照片,又看了看监控录像,关漓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中北大学心理系犯罪心理学的课堂上,老教授正在讲解如何用尸体伤痕判断犯罪者心理活动。

    赵悦安坐在窗前,桌上摊开一张白纸,手里拿着一杆铅笔,眼神游离的望着窗外。

    “如果尸体呈现重度伤痕,例如多次致命伤害,或对肢体进行肢解,证明犯罪者和死者有很大的仇恨,这种仇恨多数来源于熟人之间,两者之间很可能存在同一个朋友圈。”

    老教授侃侃而谈的讲着,赵悦安突然说道:“那如果将对方杀死又进行碎尸,并且埋尸在人流众多的地方,又是什么心理呢?”

    老教授一听到赵悦安说话,太阳穴就开始疼。

    赵悦安是让心理系所有老师又爱又恨的学生,只要她提问,绝对是刁钻又复杂的问题,有时候让心理学家都很难回答。

    但就是这样的学生才有心理学天赋,也是系里重点培养对象。

    “你说的这种情况有多种可能,杀人碎尸肯定是和死者有仇恨,埋在人流众多的地方往往和犯罪者的扭曲心理有关,希望得到关注,又害怕被发现。

    又或者犯罪者是反社会人格,享受挑衅社会大众的快感等等,这种情况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老教授解释的条条是道,以为给出了合理的答案。总能镇住这个小祖宗了吧?

    谁承想赵悦安突然抬头说道:“那如果杀人的和碎尸的是两个人呢?碎尸为了掩盖杀人者,还是为了暴露杀人者?两者的心理活动又是什么呢?”

    老教授一口血差点喷出来,原本今天讲个案例剖析下犯罪心理活动轨迹,结果被赵悦安牵着思维过了半堂课。

    他刚想发作,教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心理系主任走了进来,在老教授耳边说了两句,老教授看向了赵悦安。

    “赵悦安,和主任去趟办公室。”

    赵悦安看向系主任,拿着刚才勾画的白纸,面无表情的跟着他走了出去。

    来到办公室,赵悦安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健硕一脸正气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双手十指相触,正在思考问题。

    “悦安,这是市立刑侦大队的关队长,有些问题想要跟你了解下。”

    赵悦安看向关漓,感觉在哪见过。

    “赵同学,好久不见了。”

    “我们见过吗?”

    赵悦安直勾勾的看着关漓,深不见底的黑褐色瞳孔,看的关漓有些心虚。

    “五年前,你父母的案子,是我接手的。”

    赵悦安想起来了,父母死后确实有个警员来过她家,还试图安慰她。

    “辛苦了,这么久都没结案。”

    赵悦安冰冷冷的一句话,噎的关漓半天没说出来一个字。

    良久以后,关漓才说道:“你父母的事情我不会放弃,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今天来是为了另外一个案子。

    前几天你是不是去过百丰小区?”

    赵悦安没有说话,关漓看了一眼系主任,对方识趣的离开了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赵悦安坐在了关漓对面。

    “关队长是在怀疑我吗?”

    “你是唯一说出尸体位置并且最淡定的人,除非你能给出合理的解释,否则队里凭借监控,也会将你定为初步的嫌疑人。”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