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4章:英雄救美

    赵悦安惊魂未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猥琐男已经被打倒在地,眼前站着气气喘吁吁的关漓。

    她没有想到关漓能找到她,关漓看了一眼面带惊慌的赵悦安,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你还好吗?”

    赵悦安轻轻的点了点头,关漓走向那男人死命的将他摁在了地上,掏出手机直接打了个电话。

    “来个人,永安巷有一个夜袭女性的猥琐男子。”

    关漓说完掏出了手铐,直接将男子铐了起来,并且在男子惊恐的哀嚎中将他铐到了一旁的路灯杆上。

    赵悦安看了看那人轻声说道:“放在这里没关系吗?”

    “没事儿!一会儿我的同事会把他带走。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赵悦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走着,关漓在一旁陪着她。一时间,两人都很沉默。

    良久之后关漓才说道:“你父母的事情,我很抱歉。这么多年都没有查到一个结果,但是你相信我,我一直在查,没有放弃。”

    “没关系,我也一直在查,所以我知道确实很困难。”

    “你怎么查?”

    关漓有些诧异,她父母死的时候她才15岁,一个一个15岁的初中孩子,她能查到什么?

    赵悦安望着天边的玄月,似乎是在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那天早晨八点,父母出门前显得忧心忡忡。

    一再嘱咐我不要离开家,其实那天我应该去上学,但是他们都提前给我请了假。

    我很担心,但是母亲却说他们只是出去办事很快就回来。

    我问了很多,他们去哪里要见谁做什么事情,什么时候回来?但是都没有回答我。

    当他们坐上车,我跟父亲说:“无论发生什么,你们一定要回来。”

    父亲摸着我的头说:“放心吧!我有这么聪明漂亮可爱的女儿,我舍不得不回来呀!

    中午左右,我就能回来了。安安,爸爸中午想吃你做的炒鸡蛋。”

    “好啊!那妈妈呢?”

    我看一下妈妈,发现妈妈的肩膀在颤抖。

    但听到我的问话妈妈很快笑着对我说:“嗯,安安做什么妈妈都喜欢吃。”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走之前我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甚至在他们车离开家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吼道:“你们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爸妈只是微笑着招招手离开了,中午有人敲门。我以为是他们回来了。

    当我满心欢喜的打开门时,迎接我的却是警方的人。

    我以为父母做了什么事情被警方逮捕,我慌张地看着他们,却发现他们神情哀伤地看着我。

    一个女警犹豫了很久,才告诉我,父母在开车的路途中出现了意外不幸逝世了。

    我知道那不是意外,他们就像做好了准备一样,临出门前对我有巨大的不舍,但是却不得不去做。

    警方检测家里那辆车,车上没有任何问题。

    甚至警方揣测父母是故意将车开到河里自杀的,但是这根本不可能。

    他们说过,他们放不下我。所以自从他们离开我后,我就开始不断的去调查,不断的去寻找蛛丝马迹,哪怕只有一点点。”

    关漓听完满腹惆怅,不由得感叹道:“你父亲是著名的私人侦探,母亲是他的助理。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私家侦探事务所都没有你父亲的名声大。

    当他离世后我翻阅了他所有的接手的案件,找到很多疑似的嫌疑人,但是最终都不能成立。

    当我看到你时,你的眼神太像你父亲了。即使带着沉重的悲痛,目光也可以如此的冷静。

    若不是这次案件,我想我都不知道这五年你竟然成长了这么多。

    赵悦安没有接话,或许是这个话题对于她来说太过于沉重。

    过了一会她突然说:“死者的信息确定了吗?”

    关于随即明白,继而说道:“死者是百丰小区的一个孤儿,叫郭文新。

    今年28岁没有正当职业,每天像个小混混一样,偶尔会去帮一些大混混处理事务,以此来获得生活费。

    他的死亡时间是头一天晚上的十点到十一点之间,因为是死后被被埋在了土中,经过一天的高温发酵尸体腐烂程度加快。

    所以法医预测的时间应该是在前一天晚上的十点到十一点。”

    赵悦安听叹了口气:“晚上十点到十一点。。。那杀死他的人应该是在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关漓有些意外。

    “你也说了郭文新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甚至现在是一个没有工作的无业游民,过着悠闲闲散的日子。

    这样的人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但是能在他夜深之时给他注射水银将其致死,证明他熟睡的时候跟他在同一个房间里的人,他非常的信任。

    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最信任的人,亲手杀死了。”

    赵悦安冷淡的说道,但关漓还是有些不认同。

    “可是我们查了一下郭文新的人际关系,跟他接触的全是同样的无业游民,没有什么正经工作的混混。

    而且跟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很好,什么样的人能让他如此的信任,信任到被对方杀死都不知道呢?”

    赵悦安想了想说:“明天我去下刑侦队,我要看一下尸体。”

    “嗯,好的,不过。。。你做好心理准备,因为已经被尸解了,并且腐烂程度很高。或许你。。。”

    关漓没有说完,但意思不言而喻。

    赵悦安笑了一声说了句:“为了查我父母的案子,我翻阅了所有的离奇死亡案例的档案,看过了无数个尸体的惨状,或许没有亲生看到,但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我到了。”

    赵悦安说完关漓才意识到,他们已经走到了赵悦安住处的楼下。

    关漓看着看似坚不可摧的赵悦安,心里却是满满的心疼。这样一个女孩儿,这五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把自己包裹的如此严实。她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好,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接你。”

    赵悦安点点头就要上楼,关漓连忙加了一句:“刚才的是我的电话你留一下,如果再有什么问题,无论什么时候,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的手机不关机。”

    赵悦安一愣,良久没有说话,然后直直地上楼。

    直到看到赵悦安家的灯亮起,关漓才默默地离开了小区。

    赵悦安侧身站在窗户前看着渐渐行渐远的关漓,心里五味杂陈。

    有多久没有被人关心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