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5章:法医科

    第二天一早,关漓就在赵悦安家的楼下等她,手里还拿着一份早餐。

    赵悦安接到关漓电话时,正在收拾东西。

    她站在窗边往下望,看到关漓和他那台SUV,赵云安轻声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她收拾好东西后走到灵堂前给父母上了柱香,然后里开了家。

    她走到楼下,看到关漓正在打电话。

    赵悦安站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关漓打完电话才发现赵悦安已经下来了。

    他将手中的早餐递给她说道:“还没吃早饭吧?先把早饭吃了,我带你去刑侦队。”

    赵悦安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静静看着他。

    看关漓一直举着早餐袋给她,她才有些木讷地接过关漓手里的早餐。

    赵悦安心里面有种怪怪的感觉,似乎也很久没有人给她买过早餐了。

    两人上了车,一路上赵悦安静静的吃着早餐,而关漓再跟她说案情的新进展。

    “我们又重新查了一下郭文新的人际关系网,除了那些不务正业的小混混外,周围的居民对郭文新的评价不一。

    有人很讨厌他,而有人又很同情他。

    据说他的父母是都是工人,在一次搭建楼房的时候死于意外。

    而他所住的是父母千辛万苦攒钱买下来的房子,郭文新性格孤僻,没有什么朋友。

    但据一些居民说,其实他很善良。他经常去喂流浪猫和流浪狗,对待小动物非常的有耐心。

    而且据说郭文新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儿,但那个女孩儿并不喜欢他。

    而且两个人悬殊巨大,这个女孩儿叫左佳佳,是百峰小区的住户,她的父母都是文化人。

    她跟你是同一所学校的,只是左佳佳是文学系。是大四的学生,今年准备毕业。

    而且追求左佳佳的人不计其数,郭文新只是其中的一个。

    我们去找到左佳佳调查过,当我们说到郭文新的死时,她表现得很冷漠,甚至感觉并不太记得这个人。

    当我们提到郭文新跟她有接触时,左佳佳眼神中有些不耐烦,很明显她对郭文新这样的小混混很排斥。”

    关漓慢慢的说着,赵悦安吃完了早餐两眼发呆的看着前方。

    她突然说道:“我想见一下左佳佳,去她家里看一下。”

    “你觉得左佳佳跟这件事情有关系?”

    “不知道,我需要见了她才知道。”

    “好,这件事情我来安排。”

    两人说着就到了刑侦队,走进刑侦队后,左杰和贾凡一眼就看到了赵悦安。

    两人挤眉弄眼儿的在那儿看了半天,关漓瞪了他一眼,俩人就灰溜溜的去做事了。

    关漓带着赵悦安来到了法医科,刑侦队的法医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他们走进来时,法医正在给尸体做检查。

    当她抬头看到关漓时,顺带看到关漓身边的赵悦安。

    她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并走向关漓说道:“关队,一大早就来我这儿。稀奇了呀!”

    关漓看着笑吟吟的美嘉就有些头疼,毕竟一个天天跟尸体打交道的女人,多少让人有些敬而远之。

    “美嘉,这是赵悦安。来看一下儿此次案件的死者。

    悦安,这是刑侦队法医科的法医主任美嘉,负责所有案件的尸检工作。”

    赵悦安看着美嘉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美嘉看了看赵悦安,神秘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只是递给赵悦安一副手套,还有一个口罩,嘱咐她带好工具。

    赵悦安穿戴好后就走向了被尸解的尸体。

    说实话,这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尸体,而且还是如此惨状的。

    死者被利器切割成了数十块儿。而且切割面极其顺滑,显然凶手用的凶器很锋利。

    其次,死者因为高温的缘故,尸体腐败的极其迅速。

    虽然法医科里面有很先进的解剖台,浓重的异味儿已经消散了很多。

    但是依旧不能掩盖住尸臭的味道,赵悦安硬着头皮看着死者的尸体。

    其实她很多的推理阅历是从各个档案案例中吸取而来的,再加上父亲本身就是私家侦探,所以赵悦安从小耳濡目染才学会了很多。

    “您好,这个尸体除了切割外,没有其他细小的伤痕?”

    赵悦安说完,美嘉先是一愣。

    她一直在观察这个女孩儿,他不明白关漓为什么会带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孩儿来到法医科。

    如果是谈情说爱,也不应该是面对着尸体,显然这个女孩儿有异于常人之处。

    当赵悦安提问时,美嘉走到尸体旁说道:“死者生前是被水银注射出现汞中毒症状死亡的,死亡后被尸解成数十块,除此之外身上并没有细小的伤痕。”

    她说完指了指死者的四肢,说道:“但他的四肢切块儿上面,有一些轻微的淤青。应该是曾经被人殴打过。”

    赵悦安仔细看了看,她伸手摁了摁淤青处,试探性的说:“这些淤青应该是死者生前造成的,人死后不会出现这种生活反应。

    所以,他在生前被人进行殴打。有没有可能这些殴打也算是致死原因的一种?”

    美嘉越来越欣赏眼前这个女孩了,她似乎也明白了关漓将她带来的原因。

    她轻声说道:“我检查过这些淤青伤痕,不足以将对方致死。也不会成为死亡的原因之一。

    更多的他应该是受到了别人的暴力殴打,然后身体疼痛的情况下进行熟睡,熟睡的时候被人注射了水银导致汞中毒死亡。”

    赵悦安点点头,这个推理的逻辑是对的。

    那之前她所推测的杀人者跟尸解者是两个人,这个推理其实就成立了。

    郭文新这样一个小混混,到底得罪了谁?谁又会对他有如此大的仇恨呢?

    赵悦安看着尸块陷入了沉思,关漓站在一旁看着赵悦安,神情中多了几分赞许。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