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8章:又现命案

    赵悦安开心的拿出餐具等着欣姐给他端面,听到关漓的问话,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他在问什么。

    “宝宝水是我妈妈喜欢跟我做的一个特制的饮料,妈妈去世后就没有人给我做了。

    欣姐是看着我长大的,只剩我一个人之后,我就经常在欣姐这里吃饭。

    然后我就跟欣姐说了宝宝水的做法,欣姐做出来的味道和妈妈做出来的一模一样。”

    说到这里,赵悦安情绪有些低落,但很快她就将这种低落的情绪抛诸脑后,沉溺过去不是她的性格。

    她都饿成这样儿了,吃饭才是最主要的。

    关漓也没有想到,宝宝水的来历竟然是这样的,无形中让他更期待了这种饮料的味道。

    当欣姐将三份面两杯茶端到桌子上时,赵悦安就开启了狂吃模式。

    关漓看着赵悦安一碗一碗地将面前的三碗面全部吃掉后,他整个人都傻了。

    心里只有一句话:小型焚化炉成精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如此瘦弱的女孩儿竟然能这么能吃,现在他有些后悔没有点自己的面了。

    但是当他想要去让欣姐再加份面时,却发现不知何时面馆里坐满了人。

    等他要完自己的面,都已经排到十几个人后面了。

    赵悦安吃完面,陷在椅子上边喝宝宝水边缓冲,显然这顿饭吃的有些急,但是确实也吃得很开心。

    关漓边喝着特制的宝宝水边问她:“为什么要挑这里吃饭?只是因为想吃欣姐做的面?”

    赵悦安抬眼皮看了一眼关漓。笑而不语。

    “是不是觉得今晚有事情要发生?”

    关漓继续试探的问道。

    赵悦安趴在桌子上神秘一笑说道:“你猜?现在那个富二代在哪里。?”

    关漓皱眉,果然赵悦安在这里吃饭并不只是因为饿了。

    他连忙掏出手机给右杰打了个电话。

    听到对方回复后,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

    “那个富二代也死了,就死在了家中的卧室,他的父亲现在对这件事情不依不饶。

    悦安我们没有时间了,如果你知道真相,就快点结束这一切。”

    赵悦安喝完最后一口宝宝水,和欣姐打了招呼结了帐,就走出了面馆。

    关漓胡乱的扒拉两口碗里的面也跟着赵悦安出去了。

    他一个堂堂的刑侦队长,竟然沦为了一个大学生的跟班。

    赵悦安站在面馆门口,向左佳佳住址的方向轻叹说道:“找人全方位看好左佳佳。”

    说完她就坐上了关漓的车等着关漓带她去案发现场。

    关漓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将车开到了案发现场,看到左凌正在和富二代家的保姆问话。

    听家里面保姆说:富二代一直在家,期间她出去买菜,用时不过半小时。

    富二代的爸妈一直在公司工作,保姆回来后就一直在做饭,到了傍晚叫富二代吃饭时,才发现他已经死在了卧室里。

    保姆的叫喊,惊动了附近看守的警员。

    他们才冲破家门封锁了案发现场,通过富二代家里面的监控可以得知保姆所说的是事实。

    但是因为富二代的房间内没有安装监控,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并没有被做记录。

    赵悦安赶到现场后直奔了富二代的卧室,站在门口将整个卧室观望了一遍。

    当她看到茶几上摆放的一个空碗后,就问保姆:“这期间他有吃过什么吗?”

    保姆摇摇头说道:“少爷是下午回来的,回来后就什么都没有吃过。

    这个碗我也不知道是少爷什么时候拿进来的。”

    赵悦安沉思了一会,就问一旁的警员说:“他今天在保姆出门期间有离开房间吗?”

    刑侦队所有的警员几乎都见过赵悦安,自然知道她和关漓关系不一般。

    “死者从回家后就没有离开过房间,回来时手里也没有拿任何东西。”

    赵悦安盯着那个碗看了很久,轻声对关漓说道:“查一下这个碗的开路,我想去看下他们家后面。”

    关漓点点头,带着赵悦安来到了富二代家别墅的后面。

    别墅的后面是一片荒地,在别墅二楼有一个监控对着后面的荒地。

    赵悦安贴墙站立看着被屋檐遮挡的摄像头,暗自有了思量。

    她刚要回身,脚下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眼见着就要跌入荒草之中。

    她下意识的闭了眼睛,却意外跌入了一个结实炽热的怀里。

    “悦安,没事吧?”

    关漓眼疾手快的将赵悦安抱住,以免她受伤。

    赵悦安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被这种炽热的胸膛拥抱了,上一次,还是父亲离开前的拥抱。

    关漓问完却没有听到赵悦安回应,不禁担心的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伤到了。

    但他还没来及查看,就被赵悦安死死的抱住了,她将头埋进了关漓的胸膛,眼泪莫名的流了下来。

    这是关漓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强抱了,他张着手,有些无措的问道:“悦安,你还好吗?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给我一分钟。”说完再次低下了头。

    关漓不明所以,但还是静静地等着一分钟过去。

    赵悦安介于少女和女子之间的轻熟气息扑面而来,清淡的梨子香味让他忍不住深吸了几口。

    就在他快要沉浸在这种舒适气息时,赵悦安突然推开了他,让他有些发蒙。

    看到赵悦安被对他,有看到自己胸前斑驳的水渍,关漓了然了。

    还没等关漓说话,赵悦安突然蹲下看了起来。

    “果然。。。所以死者才会乖乖的喝下去。”

    “是有什么发现吗?”

    关漓问道。

    赵悦安起身将一段鱼线放在了关漓的手中。

    “想要将一碗食物送到别墅二楼,又不被监控发现。

    除了死者的“配合”外,还需要借助工具。”

    关漓看了看手里的鱼线,将鱼线放入了物证袋。

    “查一下左佳佳在这个时间段的行动轨迹,还有。。。资金情况。”

    显然赵悦安将两起案件的凶手都锁定了左佳佳,而且跟着赵悦安的推理思路,关漓也越发的觉得左佳佳有问题。

    他给看守的警员打了电话,要密切关注左佳佳的行动,外加调查左佳佳以及家人的资金情况。

    而赵悦安已经坐上了关漓的车,等着和左佳佳进行首次的会面。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