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9章:真正的嫌疑人

    关漓像个车夫一样又出发了,他带着赵悦安赶到了左佳佳的家里。

    关漓敲门后,开门的是左佳佳的父亲。

    对方看到关漓就一脸的不耐烦,看来警方在他们家没少吃闭门羹。

    赵悦安根本就没有去看左佳佳父亲的臭脸,直径越过他走向了左佳佳的卧室。

    “你是谁呀?凭什么进我们家?擅闯民宅我要报警!”

    左佳佳的父亲气势汹汹地喊着。赵悦安头也没回的说道:“那你跟他报警吧!”

    她指了指关漓,然后直径走向了侧卧。

    赵悦安试图打开左佳佳卧室的门,却发现门是反锁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左佳佳的父亲:“开门。”

    “你是什么人啊!凭什么来我们家对我们指手划脚。

    我女儿在里边儿安心学习要备战毕业考试。

    你们能不能不要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就来频繁的打扰我女儿?”

    左佳佳的父亲暴躁的吼道。

    赵悦安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如果您不希望您的女儿这辈子都在监狱里过,现在就开门。”

    左佳佳的父亲怎么说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不知为何,看着眼前和她女儿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她竟心生了惧意。

    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什么都没做过,只是一个被纠缠的受害者。

    他走了过去干脆直接开了门,但当他打开左佳佳的卧室时,才发现左佳佳并不在卧室里。

    卧室的窗户是开着的,这时候夫妻俩都愣住了。

    赵悦安走向左佳佳的卧室,看了看她书桌上摆的东西。

    拿起一个看似非常陈旧的摆件,看了看又放回了原位。她的书柜里面有很多奖牌奖杯,显然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孩儿。

    但是如此优秀的女孩儿,怎么就能因为一念之间,行将踏错了。

    就在左佳佳的父亲打算给女儿打电话,看看女儿是不是什么时候出去,而自己不知道时,左佳佳就从外面回来了。

    她刚打开外面的门走进家里,就发现了不对劲。

    家里多了两双鞋,赵悦安走出卧室看了一眼左佳佳。

    左佳佳也同样看到她,赵悦安她们毕竟是一个学校的,虽然系别不一样,但是赵悦安在心理系的大名,早已传遍了整个学校。

    今日见到真人,她心里面涌出了一股不安。

    赵悦安走到左佳佳面前,单刀直入地说道:“左佳佳,你现在涉嫌两起凶杀案,我需要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没有证据就平白无故血口喷人,我可以告你。而且你有什么资格以什么身份让我配合?”

    赵悦安看着左佳佳冷笑,那种看穿一切的笑容,看的左佳佳心里不住的发颤。

    “你们刑侦队就这么查案的吗?!没有证据随意污蔑!佳佳,什么都不用跟他们说,爸爸让王律师直接起诉他们!”

    左佳佳的父亲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却被赵悦安一句话拦住了。

    “您可以打,不过如果最后您的女儿认罪了,您觉得丢脸的是谁?”

    “不可能!我的女儿不可能杀人!你们要是敢找不到凶手就拿我女儿当替罪羊,我一定不让你们好过!”

    左佳佳的父亲被赵悦安极其淡定的神情弄得心烦意乱,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赵悦安看着左佳佳,轻声说道:“我们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您的女儿和两起凶杀案有关,而且作案手法就在她的卧室里。”

    赵悦安话音刚落,左佳佳的瞳孔就骤然收缩了一下,这让赵悦安心里更有数了。

    关漓并不希望在一切还未明确前闹的这么僵,毕竟如果赵悦安推断错了,他们就摊上事了。

    “左先生,悦安不懂事说话过于直白,但是她确实是为了您着想。

    您在文坛的地位这么高,如果在这里闹开了,而您的女儿真的有问题,我想之后您的处境会比较麻烦。

    而且我们能查到这里,就肯定有证据表明她和案件有关,但不代表凶手就是她。

    如果你们一直这么抗拒,一旦罪名落实,你们就是包庇罪。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不是吗?”

    这就是成年人和小姑娘的不同,赵悦安急于破案,口无遮拦很容易引起麻烦。

    而关漓毕竟是在机关单位的人,很清楚这些有头有脸的人更在意什么。

    左佳佳的父亲看着关漓,最终恶狠狠地说道:“你们可以带佳佳去调查,但是只要你们拿不出证据,我还是会让律师起诉你们!”

    “没问题,谢谢您的理解。”

    关漓淡然一笑,把左佳佳的父亲笑的更慌了。

    赵悦安先是来到了左佳家的卧室,和关漓说道:“桌子上的摆件一并带走。”

    关漓看了一眼就了然的将东西装进了物证袋,左佳佳如此优渥的家庭,怎么可能会摆这么陈旧的物品?

    随后赵悦安指着左佳佳的床说道:“让下面的人上来,把床挪开。”

    关漓给坚守在附近的警员打了招呼,没过几分钟,三四个警员就进了左佳佳的家门。

    按照赵悦安的吩咐,将床挪开了。

    床挪开后,在场的众人都愣了。

    床下竟然有一个不大的盖子,盖子下面是一个通道。

    而床下有很明显的爬行痕迹,左佳佳的父母忍不住看向了左佳佳。

    “佳佳,这是怎么回事?”

    左佳佳没有说话,其中一个警员从通道下了进去,大概十多分钟后,警员打电话告知,他在左佳佳家楼对面的胡同里。

    而这个胡同,就是当初左佳佳倒垃圾,郭文新被打的地方。

    赵悦安看了一眼表情木讷的左佳佳:“现在可以走了吗?”

    左佳佳没有说话,但被一旁的警员带走时,她也没有抗拒。

    左佳佳的父母似乎明白了点什么,连忙说道:“这个可能是楼区初建时的封闭通道,佳佳估计是怕我们不喜欢她和那个男孩交往,所以才会。。。”

    关漓走上前,轻声安慰道:“具体的情况我们调查完会给您们一个交代,她的卧室因为案情缘故所以需要查封,还请不要再进去。”

    说完,关漓和赵悦安就离开了左佳佳家,而左佳佳也被警员带回了刑侦队。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