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0章:真相(1)

    刑侦队审讯室,关漓和左凌在对左佳佳进行调查,而赵悦安站在一旁的观察室目不转睛的看着左佳佳。

    “8月15日晚9点到11点之间你在哪里?”

    关漓看了一眼郭文新的死亡时间,随即问道。

    左佳佳面不改色的说道:“我在家里学习,我父母可以为我作证。”

    “是在你的卧室吗?”

    关漓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左佳佳,轻声问道。

    左佳佳双唇紧闭,眉头微皱声音有些僵硬的回道:“是。”

    “你和第一个死者郭文新是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

    “只是普通朋友?”

    左佳佳冷声道:“我对他只是朋友,他的想法跟我无关。”

    赵悦安看着双拳紧握整个身体呈现防御姿态的左佳佳,低声说了句:“撇的还挺干净。”

    关漓看了左佳佳一眼,继续问道:“你和第二个死者是什么关系?”

    说着关漓还贴心的拿出了富二代的照片,这让刚想否认的左佳佳闭了嘴。

    “他追求过我,我没同意,他一直在骚扰我。”

    “这么说,你和两个死者关系都不亲近?”

    “对。”

    关漓看着她,将装有那个陈旧摆件的物证袋拿了出来。

    “这个是怎么来了?”

    左佳佳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死死的咬着下唇。

    “我捡的。”

    “你这样优渥的家庭还用你去捡一个破损如此严重的摆件摆在卧室了吗?”

    “我想摆什么摆什么,这和案件没关系。”

    左佳佳激怒道。

    关漓点点头说:“摆什么是你的自由,就算是你捡的,那为什么上面会有郭文新的指纹?

    难道郭文新也捡过这个东西?还是你们一起捡的?”

    关漓突然起身身体前倾看着左佳佳,这是一种施压姿态。

    左佳佳闭口不言,赵悦安在观察室看到此景,已经再次确定了心里的猜测。

    就在这时,左佳佳的父亲带着律师来到了刑侦队,要求左佳佳行使沉默权,一切由律师代理。说刑侦队没有任何权利扣押左佳佳。

    而就在同一时刻,物证科的人将两次案发现场的物证进行了核对,并将报告一式两份儿交给了审讯室的关漓和观察室的赵悦安。

    赵悦安看了看左佳佳又听了一下大厅中左佳佳父亲激动的吼声。

    神情复杂的说:“跟关漓说,可以结案了。左佳佳就是凶手,两次案件并案处理。”

    十分钟后,左佳佳的父亲和律师被请到了审讯室,而赵悦安和关漓已经在审讯室等着了。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左佳佳,左父愤怒的质控关漓,说要告关漓恐吓他女儿。

    赵悦安在一旁直勾勾的看着左佳佳,缓缓的说了一句:“所有证据都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没有!爸爸我没有杀人。。。”

    关漓走到赵悦安身边低声说道:“你确定仅凭这些她就会认罪?”

    赵悦安没有理他,直径走到左佳佳面前说道:“不承认没关系,我们一点一点来。”

    说着赵悦安将郭文新相关的物证袋放在了桌子上。

    “一周前郭文新的尸体在百丰小区梧桐树下被挖出,尸体被肢解数块。

    经过法医验证,肢解为死后行为,真正导致郭文新死亡的是汞中毒。

    法医在郭文新的颈动脉出查到了注射针孔,证实他被人注射水银而死。

    根据监控记录,黄林,也就是第二个死者,曾在郭文新死的当天晚上来过他家附近。

    警方第一时间锁定了他,而郭文新死的第二天你就和黄林见了面,可以说说聊什么了吗?”

    左佳佳眼神闪躲的不去看赵悦安,赵悦安也不等她回答直接说道:“你不说我替你说,你用郭文新的死威胁黄林给你封口费,但黄林却反咬了你一口。”

    “你有什么证据。。。”

    赵悦安将一段录像打开,画面中左佳佳和黄林正在谈话,而他们的对话也被录了进来。

    “黄林的车上有行车记录仪,当时你们在车头说话,行车记录仪将你们的谈话和画面都记录了下来。这样你还不承认吗?”

    左佳佳脸色刷白的闭上了嘴,一旁的左父估计被女儿气得够呛,脸色也很难看。

    不过绕是这样,左父依旧替左佳佳辩解说:“那也只能证明安安发现了他杀了那个混子,那是她的朋友,她质问是很正常的。”

    赵悦安冷笑,最开始极力撇清左佳佳和郭文新有关系,这时候又承认是朋友了?

    “那您的女儿左佳佳是怎么发现郭文新被杀的呢?”

    “是你们找上门调查。。。”

    “警方发现郭文新死是在下午三点十七分,去你家做调查是在晚上七点多。

    而左佳佳和黄林这段录像是在上午的十点零三,在郭文新尸体挖出来前,她怎么会提前知道他死了呢?

    而她提前知道郭文新死了却不报警,警方调查时她不告知,还拒绝承认和郭文新有交集。

    这又是什么情况?”

    赵悦安劈头盖脸一番话,把左父怼的哑口无言。

    左佳佳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死死的咬着嘴唇。

    赵悦安看火候差不多了,就轻声说道:“郭文新是自杀的对吗?或者可以说,你和郭文新一起杀死了郭文新。”

    在场的人都是一懵,关漓不解的问:“什么叫她和郭文新一起。。。杀死了郭文新?”

    赵悦安拿起物证袋里的注射器说道:“这是在胡同垃圾桶里找到的作案工具,上面只有郭文新一个人的指纹。

    但是郭文新是被颈动脉注射水银而死的,针孔的角度是自上而下扎进去的,而非平着或者自下而上扎进去。

    证明当时郭文新是坐在椅子上,有人从他上方将注射器扎进他的颈动脉。

    到注射器上只有他的指纹,证明当时握住注射器的是他自己。

    综合来看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左佳佳握住郭文新得手一起将水银注射了进去。”

    赵悦安让右杰和贾凡做了现场的模拟,众人都傻傻的看着。

    只有左佳佳,低头坐在那里,安静的没有再出声。

    原本抽泣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