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11章:真相(2)

    赵悦安没有错过左佳佳变换的神情,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郭文新死后,黄林就出现在了郭文新家附近。

    但是他没有进去,根据监控显示,他更像是在等什么人。

    我想应该是你约黄林在郭文新家附近见面,故意让警方怀疑黄林是凶手。

    但是你没想到,黄林得知郭文新死了,非但没逃跑,反而让手下人分尸了他。

    甚至埋在了小区里,只为了宣泄心中对你的不满。

    其实如果没有你去威胁他,郭文新不至于被分尸。

    经法医验证,郭文新死亡是在前一天的晚上,尸体被分尸至少是在第二天的上午。

    所以我猜,你的威胁激怒了黄林,同时也暴露了你自己。

    黄林才会反咬你一口,导致你们两个因为郭文新的死拴在了一起。

    黄林以为拿住你了,却不想他如此对待郭文新,你会怎么报复他。”

    说着,赵悦安将那节鱼线放在了桌子上。

    “你假借送甜汤的名义将汤碗用吊篮送到了黄林所在的二楼。

    美名曰两个人的小浪漫,黄林却不知道那是一碗送命汤。

    我们在垃圾桶里找到了被摔碎的砂锅,厨具用品市场的小贩也证明你去买过同样的东西。

    而这条鱼线上,有你的指纹。这一切的一切,你还要狡辩吗?”

    赵悦安说完,面无表情的看着低头的左佳佳。

    一旁的左父整个人的蒙了,他慌张的看向左佳佳,甚至急躁的吼道:“佳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有杀人。”

    左佳佳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的冷静。

    “那你跟他们说清楚,如果他们诬陷你。。。”

    左父的话还没说完,左佳佳猛然抬头看向赵悦安,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没有杀人,至少没有亲自动手。”

    左佳佳一句话让一旁义愤填膺的左父没了话,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座位上的左佳佳。

    赵悦安申请复杂的和左佳佳对望着,酝酿了很久才开口。

    “值得吗?”

    “呵。。。我为了这世上唯一爱我的人,有什么不值得的?”

    左佳佳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在遇到文新之前,我的人生就是一场被安排好的木偶剧,一步都不能踏错。

    有一点不顺父母的意愿,就会被冠上“不懂事,不听话,一无是处的孩子”这类的头衔。

    感觉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让父母满意,可是我只想过自己选择的人生,不想为了父母而活。

    文新是个孤儿,但是他很有爱心,也很善良。虽然看起来不务正业又不好惹。

    其实很傻很天真,这个摆件,是他父母留给他唯一的思念。

    他给了我,明知道我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不可能跟他有未来,但依旧将自己能给的都给我。

    后来,我父母知道了。他们不由分说的辱骂文新,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离我远点。

    我天真的辩解过,我们只是朋友。

    但父亲的话我一直记得,您说:“我的女儿不需要这种有人生没人养的败类做朋友。”

    可是,您连他到底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被父母控制多年的我,做不到反抗,只能偷摸的和文新见面。

    后来,黄林在学校见到我,开始对我死缠烂打。

    文新假借我男友的名义警告过他,结果后来文新的生活就被黄林搞得一团糟。

    即使这样,文新在我面前依旧是积极阳光,努力给我带来快乐。

    直到那天晚上,文新说要离开我了。

    生活的压力和心理的折磨,让他没有办法再保护我。

    而且他的存在只会给我带来麻烦,只有他消失,我的世界才会回到正轨。

    我跟他吵了很久,但他极其固执。

    而那晚黄林找人威胁我,文新因为保护我再次被殴打。

    后来。。。就像你说的,文新自杀了,在我的面前。

    后面的事,跟你说的差不多。但我没有杀人,文新自杀了,我的心也跟着死了。

    至于黄林,我没有逼着他喝那碗汤,他自己乐意喝下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左佳佳的眼神中带着报复的快感,一旁的左父气急败坏的想要打她,却被关漓拦住了。

    赵悦安看着狡辩的左佳佳,沉声说道:“就算你这么说,在一切证据面前,依旧会定你的罪。

    至于您。。。”

    赵悦安转头看向悲痛愤恨的左父。

    “她之所以变成这样,您真的一点反思都没有吗?

    父母是孩子的原版,明明那么爱她,但为什么她感觉不到?甚至一个陌生人给的关爱,会让她不顾一切去杀人?

    你们以为安排好的人生就是最好的吗?

    没有谁愿意一生被人安排,这种爱更像是枷锁。”

    说完赵悦安又看着左佳佳说道:“之所以感觉不到幸福,是因为你一直在幸福的包围圈里,就像暴风眼一样。

    其实你的父母是世上最爱你的人,只是他们爱你的方式不一样。

    至少。。。你还有父母,以后的路好自为之吧!”

    或许是左佳佳的情况触动了赵悦安,说完她就不顾其他后续,致敬走出了审讯室。

    关漓给一旁的右杰使了个眼色,他放开左父就赶紧追了出去。

    赵悦安站在刑侦队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思绪万千。

    “悦安,你还好吗?”

    关漓跑出来,站在赵悦安身边问。

    “没事,这个案件算是结了吧?”

    赵悦安漫不经心的回道。

    “嗯,基本上可以定案了,后续走程序就可以了。”

    赵悦安点点头,长出了一口气说:“那我就摆脱嫌疑了,案件结束各走各路,以后请关队长不要再找我麻烦。”

    说完赵悦安就要离开,关漓一把拉住她。

    “等下!”

    “怎么?还有事?”

    赵悦安皱眉问道。

    关漓有些尴尬的砸了咂嘴说:“不是,你父母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我肯定会努力查清楚,给你个交代。”

    说完不等赵悦安说话,就一把夺过赵悦安的手机,将自己的电话,社交软件联系方式和赵悦安的通通加了一遍。

    “以后有事随时找我,就像我之前说的,二十四小时开机。

    你父母的事情有眉目了,我一定时间通知你。”

    赵悦安深深的看了一眼关漓,夺回手机就离开了刑侦队。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