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2.山雨欲来

    天还蒙蒙亮,薛爷就退了房,拎着背包走出了酒店。服务生帮着薛爷叫了计程车,上车后薛爷说:“Airport.”

    “咱还是说中文吧!”计程车司机说到。坐在后排的薛爷一愣,从后视镜里看到,司机是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薛爷。

    “你是?”薛爷疑惑的说。

    “我是津门黄家五代嫡传,黄天霸!您赏的包子真的很好吃,我很久没吃饱过饭了。”司机这样介绍着自己。它继续说:“罗建勋丧尽天良,我一直想找机会除掉他,为民除害,只是在这异域,缺少供奉,修为难以施展。昨晚听了您的教诲,我才想明白,不该执念于一时,应尽快返回中土,以图东山再起。”

    薛爷对他说:“原来你就是罗家的保家仙,当初为什么要来美国呢?”

    黄天霸发动了车子,很快驶上了通向机场的高速公路。“那时罗家老爷子尚在,我得善始善终不是么?”

    “你说的有道理,做事情一定要善始善终。”薛爷若有所思的回应着它。

    黄天霸继续说:“这两天我监视罗建勋,听到了两件事情。”

    “什么事?”薛爷应承着,然后从怀中偷偷的拿出一张符。

    “一是归墟的水鬼三天后将尽数押解至鬼域。二是西方鬼帝的亲命夜叉,中了狐族的妖毒,不治身亡了。”黄天霸自顾自的念叨着,丝毫没有发觉薛爷即将把符咒贴在它的身上。

    “什么?”薛爷急忙收回了符咒。“这是真的么?”

    “这罗建勋在十殿有内应,消息应该不假,只是这个内应我一直查不到是谁。”黄天霸说着。

    薛爷听完半天没有言语,“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自己营救女儿的计划岂不是全盘落空了,二十年的努力筹划岂不是付之东流?”薛爷心中懊恼,急火攻心,只觉得一团火焰从体内燃烧,热浪迅速蔓延至口鼻,随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前挡风玻璃都被血染红了。

    薛爷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天津家中的床上,床头桌上留下一张字条,落款是黄天霸。上面写到:“恩公,那日你吐血昏厥后,罗建勋的手下追至机场,情急之下,我只好附身在你身上,躲过其耳目登上飞机。将您送至家中后,我已用内丹之力护住您的心脉,料您已无大恙,我自先回族中复命,他日有缘,容我再谢点化之恩!”

    薛爷看完字条,又打开手机看了时间,距离鬼域与归墟交接工作还有两天,自己要抓住这个机会,救出女儿的魂魄,但此前,必须要到潮音寺走一遭。

    此时的蓬莱仙山歌舞升平,云海中的蓬莱阁上,群仙相互交盏,觥筹交错。在首席而坐的福禄寿三位星君起身举杯并对在座的众仙言到:“拜紫薇大帝所赐,我三仙山众仙家从此不再受归墟所累,诸君得偿所愿,来,我等共同举杯!”

    可在蓬莱山上,并非所有人都如此开心。此刻,在紫芝崖碧游宫,一人跪拜于通天教主像前,黯然神伤。此人自言到:“想我截教昔日繁盛,有教无类,万仙来朝,众位师祖师父遭阐教妖人屠戮,此血海深仇我怎能轻忘?通天教主您老人家出走,从此不问三界之事,我等截教遗孤又有何依靠?盼您早日回归,复兴我教!”

    “禀报胡雷老师,我等行动失败,请您惩处。”一只红色大狐狸突现宫内,对此人说到。

    “混蛋,说了多少遍,在蓬莱要叫我佳梦真人!”此人愤怒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多附魂人都对付不了三个凡人?”

    大狐狸被吓得附身跪地,怯怯的说:“请真人赎罪!十殿的人在帮他们,我们折了好几个人,也未能夺回《八阵图》,情急之下,我只能请出落魂阵,将战败之人的魂魄收回,以免落入十殿之手。”

    佳梦真人听闻后更加的愤怒:“你竟然还用了落魂阵,是怕三界不知道我截教尚存吗?”

    大狐狸更加害怕的说:“当时我也是无计可施,不过,那三个凡人中的女子,被我等刺死,魂魄也被收入阵内。”

    “哦?果真如此?哈哈哈,好好好!此事办的不错,你把此女子的魂魄留下,回去之后,遣散各部,暂时偃旗息鼓,听闻十殿已有办法寻回我们搜集的魂魄,最近不要再轻举妄动。”佳梦真人突然雷阵雨转晴,开心的说到。

    此时此刻的陆公馆,罗康,小曲,陈知宇,武思远,大和尚五位围在平等王身后,静观平等王对林梓施以神通。这陆公馆建于平等王府和阳间的交界之处,阴阳两界的人都可以在此自由活动。小曲将事情的始末禀报平等王后,平等王竟然亲自来此。几分钟后,平等王收了神通说到:“我已将此女身体修复,并用定颜珠让她不会腐坏。生死簿上,此女阳寿未尽,否则我定不会如此行事,尔等要了解,人死不能复生,此乃天道,倘若逆天而为,必遭因果报应,何去何从,尔等三思,此事我不再过问。”

    小曲知道,平等王虽然嘴硬,但是和其他十殿阎罗一样,能救人的时候,绝不会袖手旁观。如今林梓的身体已经修复,只要找到魂魄就能救活林梓,于情于理,平等王已经是最大限度上的给予帮助了。小曲马上示意罗康谢过平等王。

    “我替林梓和我自己谢谢您老人家。”罗康边跪地叩首,边说到。

    “你不必言谢,我十殿尚有事请你帮忙,小曲应该都和你说过了,你可有决断?”平等王发问。

    罗康说:“镇压旱魃,是我姥爷未了之事。寻找失踪的魂魄,就是在给林梓报仇,我怎么能不去做。”

    “好,我果然没看错你!”平等王赞赏的说到。“小曲,后面的事你安排吧,东北狐族九仙已然到此,你依法调遣。我现在要去找老包谈谈落魂阵的事。”陆游言罢扬长而去。

    送别陆游,小曲说到:“罗康,现在丫头的身体已经不用担心了,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晚上就去解决旱魃。”

    罗康说:“好的姥爷,尽早解决旱魃,我也能尽早去找那些投魂魄的人,林梓的魂魄在他们手里一天,我就一天怒火中烧。”

    “好,既然如此,就劳烦三位在此看管丫头的身体。”小曲对陈知宇,武思远和大和尚说。“罗康,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镇压旱魃绝非手到擒来之事,期间若有变数,还需你临机应变。我现在去见胡家九仙。明晚,我们雪玉洞见。”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