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卷 藏地风云 17 我要杀了你

    赛巴尤菲斯身形再动,韩栋只觉眼前一花,身侧就传来拉扯之力。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哥哥。”赛巴尤菲斯退回原来位置,脸盆大的利爪中提着依旧昏迷的安晴,“只要不发出攻击不对你散发敌意,那么就不会触发那层保护机制。”

    “好了,碍事的家伙也清净了,”它继续说,指了指跌坐在地的栖桐,“我们也应该继续刚才的过程了吧?”

    “不,不要!”韩栋还不及说话,栖桐已踉跄着坐起来。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迎面就飞来一个白色光团。

    “灭元炮!”赛巴尤菲斯厉喝出声,眼眶中火焰突突跳动。

    光团同样在跳动,像是有生命,透出强大气息。

    “一心同体,阶段一!”栖桐大喝,一只手忽然握住韩栋手臂。

    “轰!”光团袭来,轰在突兀出现的淡白光壁上,消弭于无形。

    异样的感觉在这时生出,韩栋转头看她,就见前者一头冰蓝色短发无风自动,大睁的双目中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刺目光华。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赛巴尤菲斯的惊叫声远远传开,“我明明只是要轰杀你,那层保护机制为何再次开启?!”

    “圣子臭弟弟,我们需要下场吗?”小山上,背着手观望的女子露出担忧神色,“那只冰凤看起来不行了,感觉会陨落。”

    “呵,那你可真是小看了它。”年轻术士摆手,“冰凤一族是少数几个经历过两次‘神启之日’依然屹立不倒的名门,哪怕现在日渐式微,也不是随便什么小角色都可以拿捏的。”

    “可现在那高等怨灵不是已经成为赛巴尤菲斯了么?但那只看起来才勉强达到高等怨灵的水准。”

    “名门之所以称之为名门,靠的就是让人绝望的天赋技和以弱胜强的本事。更何况,她旁身旁还有那个促使高等怨灵进化的元凶。”

    ----------------------------------------------------------------------------

    “我想你心下有疑问,但时间紧迫,所以现在我说你听。”光壁之下,栖桐瞪着大眼看向韩栋,“沉默者,六面的钟楼,以光明福音震慑,终至无声。第六十一守御式,六芒封印!”

    一股特别而精纯的能量强行钻入后者体内,韩栋心下一动,并非因为担心,而是因为那股能量他非常熟悉。

    是的,同样的力量昨晚从身体里突兀生出,帮助他透过蒙蒙薄雾看到那些奇怪生物,看到隐在暗中的两个小鬼,最后又获得一柄团扇。

    对了,那柄团扇!

    他下意识抬起右手,枫叶印痕的颜色似乎变得更深,边缘处隐隐突出,流转如水光泽。

    难道,这东西也...

    “收心!”脑海中忽然响起轻喝,打断了他的胡乱猜想。

    能量在体内流转,几秒钟后通过手臂凝结在右手掌心。

    “我怎么觉得比刚进入身体时还要多出一些?”感受到掌心的丝丝暖意,韩栋不由一愣。

    “你的感觉是对的。”栖桐说,“从赛巴尤菲斯的表现看你身上有某种特殊之处,这份特殊性可以让你免受侵扰,而运用一心同体后我明白了那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念力,庞大而精纯的念力,你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念力,平时它们散布在身周,危险降临时则会形成强大的壁障来抵御。单看数量的话,我甚至怀疑你即将达到首领级!正如此,打入你体内的守御式才会变得更强大。”

    “一心同体?念力?守御式?这些...都是什么?”猝然出现的过多信息让韩栋云里雾里,脑子里全是小星星。

    “先忘掉这些。接下来你装作同意要求,以那个女生为条件将赛巴尤菲斯诱至身前,瞅准机会后将掌心贴于它身上,任意一处都可以。”

    “就这么简单?能生效么?”韩栋心下惴惴,不由想起先前宿舍内的场景。蜉蝣男看起来一点不弱,可还是被身为高等怨灵的这家伙给干掉了。而现在,它已经进化为更高等的生灵。

    “只要确实击中了它,那么就不需担心。六芒封印虽然在九十九守御式中只排行六十一,但那是因为其较难击中目标。单论效果的话,它甚至排在序列八,更强大的封印式只有排行九十五的阴阳封禁和排行九十九的四域镇魂!”

    “记住,机会只有一次,确保成功!”

    她再次强调,随后放开手重重倚在身后栏杆上,半张着嘴胸膛剧烈起伏。

    细微的别样气息从身体里抽离,韩栋但觉精神一震,脑海中的联系已戛然而止。他转头看去,便见前者冰蓝色的短发再无光彩,原本爆发神光的双眸亦浮现上一抹灰。

    “嗖!”耳边响起风声,庞然身影忽然挤入视线内。

    “呵,虽然不知刚才你使了什么把戏躲在哥哥的保护机制下,但现在终究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啊,灵媒!”赛巴尤菲斯以空着的那只利爪提起栖桐,白色面具下传出慑人的冷厉声音,“那么,该如何杀死你呢?按理说吞噬是最明智的选择,但现在有哥哥在,这一点半点的念力就可有可无。”

    它把安晴放在地上,将先前作为兵器的那颗獠牙再次拔下抵在栖桐腹部。青灰雾气在后者身周流转,最终幻化成绳索状的细股固定其四肢。

    “既然如此,似乎就只有杀死你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啊!”

    伴着说话声,獠牙缓缓向前推进。它似乎异常尖锐,甫一接触就刺破了皮肤,冰蓝色血珠无声滑落。

    栖桐发出轻哼,身体因为刺痛而轻微颤抖。

    “慢着!”沉默中的韩栋忽然开口,“放了她和安姐,我答应继续和你交易。”

    “但现在的你似乎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哥哥。”赛巴尤菲斯回话,手下动作却不停。

    “好吧,如果你杀了她,那么我保证你无法再从我这里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威胁一个恶魔?”赛巴尤菲斯停了动作,再次将安晴抓在手里,“别忘了,除了灵媒,我这边还有其他筹码,这个女人,这座公寓楼里的所有人!难道说,你不怕我杀了他们?”

    “不是威胁,是陈述事实。”韩栋针锋相对,“不久前你和那个无面侍对话时我也在场,听说了关于‘神启之日’的只言片语。即便是现在的你,如果不能继续得到我的力量,想必到时候也很难活下去吧?”

    “好好想一想,然后告诉我你的选择。”

    说着话的时候,他目光坚定地盯着赛巴尤菲斯。他在赌,赌对方权衡之后会同意。

    赛巴尤菲斯同样在看他,尽管那对眼眶里只有两团火焰,但他还是觉得身上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在游走。

    场间登时安静,只有海风轻吟和福利院外马路边的隐隐争吵声。

    似乎是过了很久,又似乎只在须臾间,安静被打破。

    赛巴尤菲斯重新将两个女孩放在地上,而后在天台边快速奔跑。白色光团和巨大刀芒不时闪现,空间中爆发出轰鸣声。

    似乎是在发泄。

    片刻后,它再次回到韩栋身前,眼眶中的两簇火焰已恢复平静。

    “好吧哥哥,你赢了。我答应你,就像十年前那样。”它说。

    十年前,哥哥?

    韩栋心下一动,忽然觉得有股说不上的熟悉感。

    “吧嗒!”金属落地的清脆响声传来,刚才割破腕动脉的水果刀再次被扔到面前,打破了那份莫名的熟悉。

    看着蔓延在刀具表面的血滴,他忽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下生出抗拒。就在不久前他曾划开手腕,冰冷锐利的刀锋和痛彻心扉的割裂感牢牢刻在记忆深处。而现在,他要再次用它终结自己的生命。

    尽管知道这是栖桐计划的一部分,计划成功后她会再次以神奇的方式帮助自己复原,他还是没有了方才坦然直面生死只为救人的心气。毕竟,计划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六芒封印那一式成功的前提下。

    但是,倘若那一式不成功呢?

    “不要怂哦,哥哥!”感受到他因为踌躇犹豫而越发波动的内心,赛巴尤菲斯难得地换上平和语气鼓励起来,“要知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确实是没有退路了,他心下暗道。如果不能一击彻底解决这家伙,那么自己会死,安姐会死,这个像是从二次元来名字也很诗意的漂亮女生会死,福利院里的所有人都会死。

    不,或许不只是这些人,这个嗜杀的残忍家伙大概率会在那个“神启之日”来临前杀死更多人!

    “那么,请把它捡起来递给我。”他忽然计上心头,“你知道的,刚才已经失去了很多鲜血,现在的我虚弱到站起来也非常吃力。”

    “可以。”赛巴尤菲斯点头,以利爪捡起水果刀递过去,“你最好不要动其他心思,哥哥。那层保护机制确实让我伤不了你,但你也不可能用它来伤害我。”

    “我知道。”韩栋点头,他双目低垂表情晦暗,一副认了命的模样。

    而变故,就在此刻突然发生!

    “嗡!”明亮得恍若小太阳一般的咒印从韩栋空荡荡的右手掌心生出,只在瞬间就将他和赛巴尤菲斯笼罩。

    那是圆形的金色咒印,中间是占据一大半区域的标准六芒星,边缘处的圆圈内刻画数十名抱着经卷的人。那些人笼在长袍内,看不真切面容也辨不出性别。六芒星底部,尖塔样式的钟楼高耸,硕大的钟面上指针飞速转动。

    诵经声便在这时传出,抱卷的神秘人似乎在一瞬间全部活过来。他们齐齐念诵佶屈聱牙的经文,听来振聋发聩。

    “哼,没想到吧!”沐浴在金光下的韩栋一跃而起,眼中满是神光。

    但下一刻,他突然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金光照耀的身体在瞬间变得冰冷,如坠冰窖。

    因为身后传来更加冰冷的说话声。

    “是的,的确没想到,哥哥。”那个声音说。

    伴着这道说话声,六芒星内兀自乱撞的赛巴尤菲斯忽然化成一抹青灰雾气。雾气散开,露出其下包裹的白色獠牙。

    “我确实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后手,哥哥!”赛巴尤菲斯来到六芒星外,手中提着依旧昏迷的安晴和抿着嘴露出绝望神色的栖桐。

    “第六十一守御式六芒封印,单论效果甚至能和序列九封印式相媲美!”感受到咒印中的精纯能量,它不由啧啧称赞,“如果不慎进入其中,即便是身为城主的那些大人,脱身也不容易,更别说我了。”

    “我不知灵媒通过什么方法将它植入你的掌心,但很明显你输了哥哥,从你们两个人刚才分开时就已经输了。”它继续说,为了让韩栋更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失败,“灵媒身体内原本还有几分念力,但她和你分开后念力波动完全消失,我就起了疑心。随后她陷入长时间的沉默,让我的疑惑更重。”

    “你以为我刚才在天台飞速行走胡乱攻击是因为气愤吗?错了哥哥,那是因为我需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制作出一个分身!”

    “而现在,你已经彻底激怒了我!”

    说完话后,它将两个女生高高举起。

    “你...你想干什么?!”韩栋惊叫,从六芒星中闪身而出。

    “干什么?”赛巴尤菲斯桀桀惨笑,“我想干什么你应该清楚吧,哥哥!”

    “纵横交·合的星之光,龙骨、虎伏、鹿鸣、蛇形,奔跑在破除阻碍的天空!”它忽然吟唱起咒语,周遭空间里生出九道巨大的刀芒虚影。

    “不,不要!”韩栋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拼命冲向前来。

    是第五十七灭杀式,斩空波!而那些刀芒,刚才像切豆腐一样将铁栏杆和混凝土割裂!

    “我说过,你没办法阻止我,哥哥!”赛巴尤菲斯身形一闪悬浮于半空,“既然做了选择,那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不,不要!我认输,我投降,我愿意和你做交易!”

    “迟了!”赛巴尤菲斯摇头,声音陡然高亢,“第五十七灭杀式,斩空波!”

    “唰唰唰唰唰~”九道透着寒光的巨大刀芒直直冲向栖桐,下一刻空中纷纷飒飒下起蓝色细雨。

    后者甚至还未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被那些刀芒直接绞杀成虚无!

    “怎么会,怎么会...”韩栋再也坚持不住,踉跄着跪在地上。

    “现在就伤心难过还为时过早吧?难道你忘了我手里还有一个人?”赛巴尤菲斯来到近前,居高临下地说,“那么,该如何惩罚她呢?”

    “不,不要!”韩栋猛然抬头,眸中泛起和先前一样的红光。

    “放心吧,我不会那样虐杀她。”赛巴尤菲斯摇头,越过他来到天台边,提着安晴的手臂直直探出去,“人类是低贱的,只配拥有低贱的死法!”

    “不,不!”韩栋发出徒劳的呐喊,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它松开手,看着依旧昏迷的安晴无声落下。

    “Bingo,解决了!”赛巴尤菲斯回转身形,再次来到他身前。

    “怎么会,怎么会...”韩栋瘫坐在地,再次喃喃着同样的话,“你真的杀了她,你真的杀了她...”

    “不,这些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啊,哥哥。我给了你机会,而你耗光了我最后的耐心。”赛巴尤菲斯摇头。

    “怎么会,怎么会...”韩栋依旧在低语,若有若无的气势开始从这副佝偻着身子的瘦削身体里悄然升起。

    泪水悄无声息地弥漫上那双越发血红的双眼,曾经的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依次浮现。

    下一刻,记忆破碎了,那些美好的心酸的片段碎成一片片,随着被扔下去的女孩一起零落。

    “那么,我就先走了,哥哥。”赛巴尤菲斯越过他,一步一步走向正对面的天台入口,“这底下还有好些低贱的人类在等着我呢,还有外面那些凑趣的、蝼蚁一般的家伙,通通都得死!”

    “都得死,都得死...”冷厉的威胁在耳边嗡鸣,像是来自九幽的呐喊。韩栋但觉呼吸一滞,脑海中没来由多出无数零碎的画面来。

    碧蓝天空下的参天古树和大湖,无处不光明的巨大圣殿,乌云密布永远处在灰暗色调下的城池和荒漠,还有那个直面无数奇怪生物的瘦削身影。身影低着头,说着同样冷厉的威胁话语。

    他说:“都得死,都得死,你们要为她陪葬!”

    “轰!”像是突然爆发的火山,绝然气势从韩栋身体里冲出。赛巴尤菲斯霍然转身,就见他长身而起,体外缭绕着浓郁而刺目的碧绿光华。

    这一刻,他的形象完全变了,贴着头皮的发丝根根倒竖,末端带着绿芒。边角锋锐的纯黑风衣罩在牛仔裤和卫衣之外,半个白色面具将鼻子以上罩得严严实实。应该是眼睛的地方同样被火焰替代,那是绿色的火焰,熊熊燃烧。

    他静静地和赛巴尤菲斯对视,右手缓缓摸向后颈位置。

    那里原本只有血肉和骨骼,现在却多出一块黑色剑柄。

    韩栋握住剑柄,缓缓向外抽出。

    “嗡!”空间陡然发出不堪重负的轻鸣,一股股强绝的波动四下散开。

    数十秒后波动停止,一尺长二指宽的黑色短剑被他紧握在手中,剑体黝黑,不见其他纹络。下一刻,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生长,最终停留在六尺长度。

    韩栋缓缓抬手,漆黑长剑遥指赛巴尤菲斯,短促的话语没有丝毫温度。

    他说:“我要...杀了你!”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