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番外(六)

    “老爷!老爷!夫人生了!是对双胞胎!”满头大汗,满脸疲惫的女佣冲出房间,对面色担忧的男子低声通报,“一男一女,夫人和小小姐很平安!但是……”

    男子一下子站起来,冷冷的眼神让女佣咽下未尽的话语。他大步走进房间,低头温柔的一吻落在妻子的额头。然后目光移到躺在襁褓中的一对双胞胎,眼底掠过一抹悲哀而过后浮现了一抹精光。

    他伸出手,抱住哇哇大哭的女婴,细细端详,“好孩子。”喃喃低声在女婴的耳畔说着,“贝萨流士家就拜托你了,好好帮助他啊。”

    “亲爱的,给他们取个名字吧。”尚未从产后的虚弱中恢复过来的年轻妇女轻声对自己的丈夫央求。

    男子迅速露出慈父的笑容,稍作思考后作答道:“女孩叫西莉亚,男孩嘛,”语气里渗透进些许敬意,“就叫奥兹,如何?”

    一边的女佣和医生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分毫不对男子有些古怪的行动有任何表示。

    男子再次在妻子的额头印下一吻,“好好休息吧。”

    随后他转身,探出手将两个婴儿揽入怀里,没有给出半句解释就大步朝着外面走去。此时室外正电闪雷鸣,男子的举动让年轻妇人吓白了面孔。

    一直保持沉默的医生轻声安慰,道“请不必担心,雷切尔夫人。扎伊大人不过是带孩子去接受洗礼而已。他们可是英雄的贝萨流士家的孩子。”

    “真的吗?但是刚才我好像只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声……”

    “是您的错觉吧,两个孩子都很健康。”

    “那就好。是姐姐和弟弟?”

    “不,是哥哥和妹妹。方才扎伊大人给他们都取好名字了,不是吗?”

    “奥兹和……西莉亚,我的孩子们。”

    --------------------五年后-----------------------

    面容相似的男孩和女孩坐在书房巨大的书桌前阅读着一本厚厚的小说。金色的发,还有碧绿清澈的眼眸。连一簇不听话的,翘起的发束都一模一样。

    女孩一头长过肩膀的柔顺长发,而男孩则留着短发。男孩身上是贵族家庭最常见的白色衬衣、领口处别着宝石制作的领章,再是白色的领结,外衣是草绿色黑色条纹的马甲,女孩一身白色长裙,领口是和男孩相同的领章与略偏向女性的领结,外面套了一件和男孩马甲相同色系的罩衣。

    “呐,奥兹,你说爸爸什么时候会回来?”女孩很清楚双胞胎哥哥现在的心思根本不在小说上,干脆点明了他的想法。

    男孩脸颊一红,然后用半带呵斥的口吻说道:“我说了很多次了,西莉亚,要叫我哥哥!”

    “切,心思都藏不住的人,凭什么我要叫你哥哥啊。不过是比我早出生几分钟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女孩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对着双胞胎哥哥做了个鬼脸。

    “西莉亚!你说什么?”男孩放在了原本在阅读的书本,和妹妹打闹起来。虽然看起来两个人闹得厉害,其实都知道分寸,不过是挠痒的程度。一个故意将对方整齐的领口拉扯一下搞乱,一个把对方梳地整齐的额发弄得凌乱,然后再在房间里面互相追逐,绕着书桌几圈后一起倒在地上放声大笑。

    “轻松点了吗,奥兹?”女孩把脑袋靠在双胞胎哥哥的肩膀上,轻声问道。

    “嗯。谢谢你,西莉亚。”男孩把头歪了歪,触碰妹妹柔顺的发,微合双眼。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照射在双胞胎的身上。金色的发折射出更加耀眼的光芒,两个人靠在一起的画面看起来是如此的和谐,弥漫着亲情的温暖。

    推门声将两人惊醒,“少爷,小姐!天,你们做了什么?”

    负责两人起居的肯特女士惊叫起来,“快点过来,帮少爷整理衣服,然后再帮小姐把头发重新梳理好!”她边叫着佣人边把双胞胎从地上拉起,嘴里念念叨叨,“两位祖宗,今天是老爷要回来的日子,拜托你们两个收敛点。真是的,万一有什么闪失,我要怎么对老爷和夫人交代啊?少爷,平日里教你的礼仪还记得吧?小姐,和你说过的举止标准没有忘记吧?”

    两人脸孔闻言后都一致皱起,“肯特女士,我们记得很清楚,请不要再重复了!这已经是今天的第10次了!”

    说教劈头盖脸而来,炸得双胞胎脸色铁青又不能发作,“少爷、小姐!你们听听自己说的都是什么话!出色的绅士和优秀的淑女是永远会将别人的教会谨记在心而不是抱怨别人说得太多的!看来你们的教育还不够啊,我一定要和老爷说说,现在的家教根本不足以将你们两个教育成出色的继承人。老爷也是,成天在外面工作、工作,也要偶尔回来看看少爷和小姐的情况啊。”

    这一厢说教不断,另一厢双胞胎已经在用眼神交流,肯特女士的话听进去多少天知道。

    好烦啊,为什么要由她来照顾我们啊?!奥兹对妹妹做出一副苦瓜脸。

    没有办法,因为妈妈身体不好,爸爸又对肯特女士相当信任的样子。西莉亚冲奥兹努嘴。

    可你不觉得她今天特别神经质吗?!奥兹做出惊恐的表情。

    我当然有感觉,可我们又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啊。西莉亚无奈撇嘴。

    双胞胎交流感想后动作一致地做出“我知道错了”的样子,可怜兮兮地望向还有继续滔滔不绝的趋势的肯特女士,澄净的碧色眸子里有隐约的水汽。

    看到两张相似程度在90%以上的可爱面孔,还有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饶是肯特女士也软下心肠,“好啦,快点去重新打理一下,然后去会客厅乖乖呆着。”

    听到这句话,双胞胎对视一眼,交换了“耶!”的眼神,略微行礼后离开了书房。

    “奥兹,你说这次爸爸会带什么礼物回来?”西莉亚兴冲冲地提问,同时不忘提起裙摆好加快脚步。

    奥兹斜眼望着双胞胎妹妹兴奋的样子,稍微放慢脚步好让她跟上自己,“我哪会知道啊。倒是你,以前还有见过爸爸几次,哪像我,连最基本的印象都没有。”

    西莉亚脚步猛地顿住,眼底闪过一丝不安。

    “西莉亚?”奥兹见妹妹忽然停下,感受到心底一阵不属于自己的不安的悸动,促使他上前替妹妹稍微理了一下刘海,“怎么了?有什么令你不安的事情?说出来听听。”

    “……奥兹……”西莉亚微微摇头,看清双胞胎哥哥眼底那抹真诚后绽开真心的笑容,“嗯,没事啦。我们走吧。”

    她主动拉起双胞胎哥哥的手,走向会客厅,刻意忽略以前自己在父亲面前提起兄长时父亲的神色。

    毕竟是父子,或许交流方式不太一样吧。

    西莉亚这么安慰着自己。

    两人重新加快步子走到会客厅门口,不期然被人从地面上提起,一回头后默契地合唱:“奥斯卡叔叔!”

    干练的男子笑得灿烂,把双胞胎放回地面,再一下子用力将两人拥抱住,“哈哈,有段时间不见,过得开心吗,奥兹、西莉亚?”

    听到熟悉的爽朗笑声,两个人也不禁回抱住这个时常来陪伴的亲人,“当然开心了!”

    “奥斯卡叔叔,这次来可以待得稍微久一点吗?”奥兹一脸期待地问。

    瞥见男子脸上若有若无的担忧神色,西莉亚用手肘示意性击打口无遮拦的双胞胎哥哥的胸口,“奥斯卡叔叔有公务在身吧,没事,我们会好好学习,不必太担心。”

    大手揉上两人的头顶,“装什么大人样子,小孩子就要像个小孩子样。走吧,我会陪你们的。”

    “……爸爸他,还好吗,奥斯卡叔叔?”西莉亚犹豫再三,还是吞回原本打算要提出的问题,换上一个无关痛痒的。

    奥斯卡•贝萨流士奇怪地看了看一脸认真的侄女,“他很好啊。怎么了,西莉亚?”

    “……不,没什么。”西莉亚悄悄朝双胞胎哥哥靠近,伸出左手拽紧他衣服的后摆。

    奥兹感觉到双胞胎妹妹的不安,反握住她冰凉的右手,“进去啦,西莉亚。”

    通往会客厅的门缓缓打开,里面的光线是让要跨入的几人眯起眼的明亮,而在身后逐渐拉长的影子越发的黑暗。

    就像预示着什么一般的。

    -----------------------我是频繁出场的分界线---------------------

    和只套了件白衬衫,领口还松散的奥斯卡不同,端正地坐在会客厅沙发上的男子装束标准合体,更透露出几丝过分认真的死板。明明在室内,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家里,他依旧头顶黑色的帽子,面孔隐在帽檐形成的阴影下。嘴角也是拉平的,见到自己的孩子没有应有的愉悦的上扬,反而增加了审视和判断的意味。

    察觉男子含有某种不友好情绪的视线,奥兹拉着妹妹朝叔叔的背后缩进。原本兴冲冲的神情褪下,胆怯和紧张占据心头。

    西莉亚感到握住自己手的属于双胞胎哥哥的手不自觉地收紧,眉心也淡淡打了个结。她也不迟钝,可对于亲生父亲的反应完全无法理解。就算有些人的确会偏爱女儿,可看到亲生儿子是这样敌视态度绝对不正常。她原来以为只是缺乏交流和沟通,看起来事实和她的猜测相差甚远。

    “西莉亚,过来。”男子总算开口,唤的是女儿的名字。

    奥兹的脸色瞬间苍白,西莉亚心下感觉不妥,站在原地犹豫不决,是听从父亲还是继续站在双胞胎哥哥的一边。她悄悄握紧了右手,试图传达些勇气和安慰给自己的双胞胎兄长。

    “西莉亚。”再次重复女儿的名字,男子的语气里多出了明显的不满和隐约的怒火。

    明白父亲的耐心即将到极限,西莉亚对正好转过头来的奥兹无奈苦笑,松开了紧握的右手,迈着符合礼节的步子走到男子面前,微微提起裙摆行礼:“父亲。(*注1)”

    “很好,你的礼节已经相当不错了。这次我回来,是要带你到各地去看看,开阔视野。过会儿去收拾行李,和你母亲说一声。肯特女士那里我已经打好招呼,不用在意了。在要去的地方我帮你请了当地优秀的家教和礼仪教师,课程不会落下。”自顾自地宣布自己的决定,男子虽然在话语里透露出对女儿的关注,西莉亚却没有分毫有温暖的父爱的感触,越听脸色越差。可她又无法表示反对,只能低下头做出认真聆听的样子。

    男子最后伸出手拍了拍西莉亚的头顶,放柔和声音,“去吧,西莉亚。我过会儿派人去拿你的行李。”他关照完女儿后才对帮助自己照看孩子的奥斯卡点头,“奥斯卡,辛苦你了。”简单的一句话后,男子起身离开会客厅,从头到尾都没有朝缩在奥斯卡背后的奥兹投以一眼。

    眼睁睁地看着大门慢慢关上,不论是奥兹还是西莉亚都没有追上去的打算。奥斯卡留意到侄子苍白的面色,烦恼地揉乱了额发,找不出合适的话来安慰。西莉亚扯出苦涩的笑容,走上前拥抱住双胞胎哥哥的身子,“奥兹,我不会离开太久的。相信我,父亲不是讨厌你,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相处罢了。”

    奥斯卡急忙接上西莉亚的话题,“对呀对呀,你老爸(*注2)是个感情很内敛的人,别在意,奥兹。”

    “……嗯。”低低的应和声。

    西莉亚略微后退,将自己的额头贴近奥兹的,两双相同的碧绿眸子对视,“奥兹,我们是双胞胎。不要忘了,好吗?”

    奥兹主动拥抱住自己的双胞胎妹妹,汲取着对方的体温来温暖方才冰冷的心房,“我不会忘记的,西莉亚。”

    奥斯卡欣慰地看着互相安慰的双胞胎,再用力将两个孩子拥入怀里,“好啦,别弄得像生离死别一样的。奥兹,我可打算开始教你剑术,做好准备;西莉亚,出去别忘了带礼物,最好定时写信回来,报个平安也好。”

    “当然了,奥斯卡叔叔!”

    奥兹和西莉亚异口同声地回答,精力十足。

    ……她似乎估计错了。

    西莉亚紧张地坐在马车里,正对面是注视窗外风景,在上车时稍微问了几句后就再也没有关注过她的亲生父亲。不苟言笑的态度令西莉亚开始反省自己是否哪里做得不够好而惹恼了父亲,可他接下来的要求使西莉亚浑身上下如坠冰窖。

    “西莉亚,以后不要太维护你哥哥。尽量和他保持距离,就算是双胞胎也不能太亲密,听到了吗?”

    她惊恐交加地瞪视漠然地这么说着的父亲,勉强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为什么……?”

    “你只要听我的话就可以,哪里来这么多为什么。”男子相当不耐烦地打发掉她的疑问,语气不容置疑的强硬。

    西莉亚死命咽下要大吼出声的反问,双手抓紧裙子,低低应了一声“是”。

    垂下的睫毛挡住了她碧绿眸子里闪烁的情绪。

    看来谜题要一步步解开呢,奥兹,不,哥哥。希望以后,她有机会当面这么称呼你。

    西莉亚在心底叹息一声,也将目光投向窗外移动的风景。

    夜色逐渐在天空展开黑色的绒布,同时也在西莉亚和奥兹的心头弥漫开。

    双胞胎轻声对着夜空互道晚安。

    虽然身处异地。


手机阅读:www.60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