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投推荐票: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22章 穿杯畅饮

    飞鱼仔看着锅里的龟肉,想想十几万元的东西就这样拿来炖做一锅吃,真是暴殄天物啊!他气得脸都红了。

    阿八却陪着笑说,我也知道这个米字板金钱龟值钱,在我们这里,两三只米字板金钱龟就能换一幢楼,正因为它值钱,我才请你们来一起享用嘛,对不对?

    听阿八这么说,父亲和飞鱼仔更是气得几乎动人打阿八了。

    阿八却又陪着小心说:“实不相瞒,这只龟我发现它的时候,它拼命钻到石头缝里面,我拼着老命搬起一块巨石,那石头,你们也知道,水边的石头滑溜溜的,我一不小心,巨石从手上滚落,结果不偏不倚,正好砸中了它的头,当场脑浆迸裂,我看没法救活了,我就赶紧拿回家来宰了,还弄了半碗龟血,对了,等一下我们用龟血来焖饭......唉,我就没发财的命。”

    “喔,原来是这样,差点没把我吓昏过去。”

    飞鱼仔又拿起锅铲,在锅里翻看,见一截一截的蛇肉,就问:“这水蛇吗?”

    “我们这里没什么水蛇,不象你们广东。这是我在山上抓到过山风,我用几个铁笼子放到山上的石缝中,笼里放几只小青蛙在里边,十天半个月都能抓七八条,现在又是夏季,蛇类繁多,我这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飞鱼仔已经被眼前这一锅菜震撼了,想不到这个阿八口口声声说吃的东西都拿不起桌面,可是一端上来,那都是上万元的山珍啊!父亲说“阿八,这些......都是国家保护动物,你不该请我们来吃。”

    阿八陪着笑脸说:“我知道,我知道,国家保护动物当然不能吃......不过,这个蛤蚧,这个金钱龟,包括这条过山风,据我所知,都是从对面国家跑过来的,敌人胆敢入侵,我不收拾它们吗?”说着,压低声音叫他儿子赶紧把大门关上。

    “倒酒!倒酒!”飞鱼仔大声叫道。

    每人前面已经摆了一个大玻璃杯。听说要倒酒,阿八就从桌底抬起酒店坛,就要给大家倒酒。

    飞鱼仔突然站起来大声道:“入乡随俗,拿两个大海碗来,穿杯!”

    我心想:飞鱼仔怎么了?难道还担心阿八两公婆对我们下蛊不成?

    阿八反应过来,赶紧冲着他儿子说:“拿两个大海碗来,穿杯!”

    他儿子应声跑入厨房,从碗柜里拿来两个大海碗放在桌上,阿八轻轻一倾酒坛, “咕噜、咕噜”两下子,满满两大海碗酒就荡漾着诱人的醇香。

    壮族人酒桌上的“穿杯”,最初是防止对方往自已洒杯里下蛊,但几个人围着桌子喝酒,中间放一个大海碗酒,碗里共用一个勺子,你喂我一勺,我喂你一勺,轮流敬酒,一人一杯,周而复始,车轮大战。这不是更亲热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父亲红着脸,对飞鱼仔说:“忆苦思甜?你可千万不要小看群众啊。”

    阿海和韦小棠听罢,哈哈大笑。

    阿八问起近段时间钓鱼收获如何?

    飞鱼仔就很自豪的说:“不错,想不到哦,左江源头这边鱼类居然这么丰富,鱼也很大。”

    “这可能跟这边没什么污染有关吧?植被很好,满眼都是山清水秀,一派田园风光,我们去钓鱼的时候,钓到鱼我们高兴,钓不到鱼,看那青山绿水和田园风光,我们也心旷神怡留恋忘返。”阿海大声说着。

    “左江,也是珠江的上游,本来是同饮一江水,可惜啊,这种景色在我们那里,已经是茶余饭后的回忆了。”父亲无限感慨。

    见阿八有些不解,父亲就跟他说,这里是左江源头,左江往东流,中途跟右江汇合后流过南宁,那一段就叫邕江,邕江再往东流,流过梧州就叫西江,西江流到广州就变成了珠江,珠江最后流入大海。

    清清的左江水,流到了我们那里,江水就没有这么清了,所以,我感觉左江源头钓鱼,确实是一种消遣享受。特别是我们玩的是路亚,水又清又深,就很容易作钓,因为对象鱼容易看到我们的假饵。

    “你们钓鱼,听说只用一块铁片,而不是用蚯蚓或鸡肠?”阿八好奇的问。

    “我们只用假饵,不污染环境。这种钓法就叫路亚,嗯,路亚意思就是引诱,是用假饵引诱水中的鱼......呵呵,你可别往引诱女人这方面去想啊......”

    听我们这些话后,阿八又问我们:“来边境这边后钓到最大的鱼有多重?”

    “最大就是一条鲶鱼,12斤多吧,其他有翘嘴有黑鱼,但都不大。”

    “我是心满意足了。这里又不是大海,能钓到这么大的鱼已经不错了。要想钓大鱼,那就到大海上去,钓几十斤上百斤都有,内河内江有个两三斤五六斤,已经不错了。”号称“钓师”的飞鱼仔说。

    阿八听后,若有所思,看着飞鱼仔,用一种试探性的口气说:“我知道我们这里有一个地方,鱼很多,也特别大,就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去?”

    “只要有鱼,我们有什么不敢去的?”阿海拍着胸脯说。

    “我跟你们说,那地方上百斤的大鱼都有,人们都说那里的鱼都成精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鱼,有些你见都没见过,有人看到有的鱼长着四条腿,有的头上长椅角,有的只有一只眼晴,有的能发出婴儿啼哭的声音,有的能发出少女银铃般笑声......还有人说,这些诡异的大鱼还会放蛊害人,它们经常把水边钓鱼人引诱到山洞里,之后把人咬死......”

    “鱼还会放蛊害人?”韦小棠惊骇道。

    “还有这种怪事?那地方有什么?”飞鱼仔迫不及待。

    “岜初一。”

    “岜初一?什么意思?”

    阿八见大家都疑惑的望着他,他似乎很享受,他不急着回答,而是伸手从大海碗边沿拿起勺子后,高声道:

    “穿杯!穿杯!喝一圈再说。”众人无奈,又车轮动转般喝了一圈酒。

    停下穿杯后,阿八说,“岜初一”是我们这时边境上一座山的名字。

    阿八见我们不太明白,又进一步解释道:在我们本地壮话里,“岜”就是“山”的意思,而“岜初一”,意思就是“一座名叫做初一的山”,嘿嘿,这名字还挺长的,以后你们还是按我们本地壮话叫法,叫“岜初一”吧。




手机阅读:www.607.net